2010-11-19 | 怀念徐信上将
类别(天儒回忆录) | 评论(5) | 阅读(637) | 发表于 09:18

 

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徐信上将是我的忘年交,在他逝世到现在四年多的时间里,我的脑海里常常浮现出他的音容笑貌,使我难忘—

1998年我时任海南某集团副总兼下属三星大酒店总经理,应集团之邀,徐信上将来我酒店度假,这期间我代表集团陪同老将军参观和游览了海南的一些解放大军渡海作战解放海南岛的一些景点和纪念地,尤其是到了海南西部的临高角,这里是当年大军渡海解放海南岛登陆的主要滩涂和阵地,老将军在临高角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海作战纪念碑下,久久不作声,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将军的眼睛湿润了,也许他回忆起了当年的烽烟战场——

将军在视察每一地时,都会有地方政府的领导出面,向将军汇报,但将军还是话语不多,没有高谈阔论,有的只是倾听,给我的感觉,将军显得严肃有加,但和我在一起,尤其是警卫参谋不在身边时,和我谈的很多,但他从不谈自己,从不谈过去,而是更多的关注我的个人生活和家庭,酒店的员工、建设发展、海南的发展——

将军的饮食习惯非常简单,而且在酒店期间就餐时我不到场将军从不动筷,本来我也没打算一日三餐陪将军吃饭,只是吩咐前台服务人员和后厨,一定要注意餐饮质量和卫生,但警卫参谋告诉我,将军一定要我到场才肯动筷,没办法,我只好陪同。

当时酒店正在申报三星级酒店,各项整改和上必要的设备每天忙忙的我团团转,还要对员工进行达标培训,还好,经过努力,省旅游局考核后正式颁发了三星认证和挂牌,在庆典大会上我们请了徐信将军出席庆典大会,并在会议上发言,那次老将军的发言,铿锵有力,完全不像是一位快八十岁的老人,就像当年在战场上部队的战前动员讲话那样鼓舞人心,老将军讲到当年在抗日战场上和日本鬼子作战时我们八路军的气概、威风,今天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我们要好好的珍惜,尤其是生活和工作在海南特区从事旅游行业要把基础接待做好,有了标准,就要按标准做好服务接待,并且对酒店能顺利的挂上三星表示祝贺。

一位近八十岁的老人,走起路来仍还是军人那样的标准,腰不弯背不驼,有时晚上餐后我陪将军散步在椰林园中,他常常和我讲的更多是在海南的感受,我也给将军讲些我们上岛后的工作和生活,以及给将军汇报我的个人经历,将军知道我也曾是军人后很高兴,并详细的问了我的部队和我在部队的经历,将军一再叮嘱我以后到北京一定到他家里去,并给了我他家里的电话,虽然是这样,但我从未打扰过老将军,只是在年节假日有时给将军打电话问候,将军还在电话里一再邀请我去北京做客,直到2005年11月老将军去世,我也没去过老将军家里。虽然我怕打扰将军,但也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徐信上将简历

徐信(1921.3-2005.11.18),1921年3月出生,

原名:徐连晨,直隶(今河北)灵寿人。

1937年9月参加八路军,同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抗日战争时期先后在晋察冀军区第3、第1分区任政治指导员、连长、教导员、营长。1944年9月起任冀中军区6分区44区队区队长、第32团团长。参加了邯郸、平津、太原、兰州,宁夏等战役。

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察冀野战军第3纵队8旅23团团长,第63军188师563团团长、187师副师长、代师长。

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63军187师代师长、师长。

1953年回国,次年到苏联入伏罗希洛夫高等军事学院学习,1957年毕业。回国后,历任高等军事学院地合同战术教授会副主任、训练部副部长,

1962年起任副军长、第66军军长,北京军区参谋长。

1980年11月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助理。1982年12月-1992年10月任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

是中共九大代表、第十二届中央候补委员、十三大代表,1987年被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第四、五届全国人大代表。

1955年授予大校军衔,

1964年晋为少将,

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曾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

2005年11月18日去世。

7

评论Comments